© 2018 imagine.nation Entertainment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謝安琪 《沐春風》 曲:王雙駿 詞:周耀輝 編:王雙駿 監:麥浚龍 / 王雙駿
  • 創作背景 ▼
     「半彎的脊椎和半曲的脊椎 會聚 還有半伸的舌尖和半縮的舌尖 會催 令沒法脫落的 脫落 叫會偷的去偷 快樂 一身變得很敏銳 薄唇綻開有霧水」 晚上一個人靜靜地走路,一步一步慢慢地走,我很享受這份孤獨。 身前離我五個身影走著一個男人,走著我走的同一個方向。這個人身子偏高,留著長髮。 走了好一段時間,他轉身向我借火。 ****** 女子:「可唔可以留多陣?」 浦銘心淡淡地搖頭。 女子:「咁可唔可以再搵妳?」 浦銘心:「唔可以。」 女子:妳幾時要走?」 浦銘心:「天光前。」 女子笑說:「妳果然不多話。」 這一夜,這個陌生人告訴我她的名字叫韓玲。 ****** 我一直相信我的復原能力比別人快。 但凡別人覺得會痛的,我都不覺得特別痛。 打針不痛。 跌倒不痛。 失戀不痛。 生育不痛。 破口不痛。 打敗不痛。 別人口中應痛的,其實都不太痛。 還記得誕下第二個小孩的那一個晚上,董折你被困在紐約一年一度的造紙展覽,因航班延誤而沒法和我一起到醫院去。我沒有帶手提電話,只是拿起一個放著隨身物的大包,就這樣出了門口。在路上還記得的士司機見我身邊沒人陪,他跟我笑說當一個單親媽媽真不容易。我沒有回應,亦懶得去理,我只是在留意著自己的呼吸,身體在冒汗。 順利誕下了小孩之後,在醫院留了一晩,等待你來到處理離院手續,接我走。 留院的這一個晚上,一種極奇妙的感覺襲來,我單獨躺在病床上,手抱著嬰兒,我跟醫生護士說我想要一陣與嬰兒獨處的時間。聽著她微微的心跳聲,我不禁在想,我已經好一段時間沒有為著自己的心跳聲而活了。這條大世界道理,呼吸,好像變得為了別人,不再是為了自己。 產後的一刻你不在旁,也許不是一件壞事,能夠在這一刻一個人去渡過,令我發現自己其實有多疲累。不知是否藥力還是當下的心態,感到好像終於放下了眾人眼中的種種期望。這一刻剩下一份無力感,無力到我甚麼也沒欠世界上任何人的任何事,我只是我,不是誰的妻子,不是誰的父母,不是誰的兒女,不是誰的朋友。我只是我,沒其他。其實不如就這樣剩下我吧。下一秒迷路與否,下一秒失血與否,那怕就連下一秒幸福的快樂要來臨,我甚麼感覺也不想要。我只想像現在這樣。 累極了,躺著,原來一個人的心跳聲有多動聽。 感到孤單,其實是一件極奢侈的事。 或者,聽慣了摯親的心跳聲,他們通通都是某種包袱。要先分清楚,包袱兩字是沒有好壞的,包袱就是包袱,好的壞的也是包袱。 有人說,不痛不哭對大世界來說是件既堅強而又勇敢的事情。 多年後就算與你走到婚姻崩壞的一剎,我也沒哭。 誰能明瞭,該哭的時候沒有哭,到了想哭之際又覺遅,才叫痛。 正如該痛時不痛,其實最可怕。 沒有落淚,不代表不愛,如果笑容代表了快樂,落涙則代表了失落的話,那就不叫糾結。 看到有人或許會說這叫無病呻吟。對,或許。 再者,我是作者,你不是。 帶著新生命回到家,生活返回平常。日復日,忙著忙,時悲時喜,繼續我倆的生活。 我期待著何時才能與那份獨有的孤單感再聚。 ****** 一個十年。我生活改變了不少。 由已婚變回單身,再由單身變回已婚。 一段婚姻的結束,令我學會了不少。另一段婚姻的開始,我剛好進入了人生的另一個階段。打得兇,吵得猛也許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只能說,魂魄太多,只得一塊臉。愛著愛著,我會怕太過合拍。 當人聚在一起時,往往會很喜歡說話。俗套點說,人聚在一起,自然喜歡「吹水」。 男有男的說,女有女的說,我不喜歡說無謂的話,所以通常人一聚,我就會走。 還未熟識到想關心,更加不想去認識。與其說無無謂謂的你好嗎,倒不如就擺出別問我好不好的姿態。坦白說,我不想傷人。其實我好不好又與你無關,而你好不好,我又不太有興趣知道。知道,亦改變不了甚麼。 做聆聽者,我沒這個閑情逸致。要說廢話,問心,說過。要再說,最好不要。 有一種浪漫,只屬於陌生人。 有一種快樂,只有自己知。 從未自憐,何需可憐。 人生都已活到一半了,你快不快樂我管不了,自私地說,我只想我快樂。 有些事,愛,一眼就夠,談何一世。 春風教愛掃去紅塵。 有罪… 誰沒? 浦銘心。 「刺激的記得還刺激的覺得 有罪 還會再生的女人能再三的懶得 畏懼 做未算約誓的約誓 叫會偷的去偷 姿勢 一身變得很敏銳 薄牆裂開有活水 讓我沖去春風裡」 沐春風 曲 : 王雙駿 詞 : 周耀輝 編 : 王雙駿 監 : 麥浚龍 王雙駿
  • 歌詞 ▼
     半彎的脊椎和半曲的脊椎 會聚 還有半伸的舌尖和半縮的舌尖 會催 令沒法脫落的 脫落 叫會偷的去偷 快樂 一身變得很敏銳 薄唇綻開有霧水 讓我沖去春風裡 讓片刻沖開一輩子 更沖出花蕊裊繞我 沖去 不顧慮 為未來現在過去 為陌生的他舔汗水 刺激的記得還刺激的覺得 有罪 還會再生的女人能再三的懶得 畏懼 做未算約誓的約誓 叫會偷的去偷 姿勢 一身變得很敏銳 薄牆裂開有活水 讓我沖去春風裡 讓片刻沖開一輩子 更沖出花蕊裊繞我 沖去 不顧慮 能一抹乾可離去 但濕著了怎歸去 讓我沖去春風裡 讓片刻沐浴在五內 由千個泡沫沖開我 沖去 不顧慮 為未來現在過去 能任由自己繼續碎 半生的記憶陪眾生的脊椎 去睡 還要半生的角色被眾生的舌尖 剝去